陳禪截取了一部分,收納自身慢慢煉化。

DOP10.00
3
Publicado por jihmargarita89 en 19-08-22
陳禪截取了一部分,收納自身慢慢煉化。

身在地下河宮殿里的兩位女祖亦是靠著宮殿截取了一部分。

乃至截取的同時,兩位女祖還謙讓了一下,先讓陳禪截取最為珍貴的那部分。

當然,僅僅是七十二口泉池的第一階段爆發,剩下的兩個階段,會有更加珍貴的機緣噴薄而出。

除了三人外,陳禪沒有感知到還有第四人截取精粹,換而言之,有此意識的,唯有他跟兩位女祖這種自上古年代活下來的人。

有句話叫做,天予不取、反受其咎,泉池散發的精粹便歸屬此類。

剛到私立醫院上空,陳禪就看到一行豪華車隊到了門口。

王瀚、王葳蕤等人神情嚴肅迎接。

走下車門的兩位老者,看著他們嘆氣道:「可憐了今歌跟存劍,我輩中人隕落的差不多了。」

兩人分別是王崇諒、王崇解親兄弟。

兩兄弟俱為大王家的副家主,他們的一脈亦是僅次於家主一脈。

王瀚做足了戲,紅著眼眶上前說道:「回兩位家主,此事的起因皆是前十六長老引起的,若非他偷敵買榮,兩位前輩必不可能隕落!」

高高御風上空的陳禪隱去了自己的氣息。

王崇諒琉璃境後期的修為,根基不穩,屬於資質不錯靠靈石、天材地寶堆上來的真修。

現在神州出現的真修大部分都是王崇諒這般的。

王崇解弱一些,琉璃境中期的修為,離後期只差臨門一腳。

只是到了他這等耄耋、鮐背高齡,再想突破,幾乎不可能。

一行人簇擁著兩位副家主往私立醫院中心走去。

那裡早準備好了奢華房間供兩位副家主居住。

王崇諒想起一事,問王瀚:「煉魂凝月宗有沒有問過你盧若洋的下落?」

「問了,晚輩據實說話,沒有多說一句,也沒有少說一個字。」王瀚恭敬回答。

王崇諒微微點頭。

煉魂凝月宗的九長老盧若洋跟四長老孫榮齊齊失蹤,急壞了煉魂凝月宗,電話都打到家主老頭子那裡去了。

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大王家收到的消息唯有盧若洋弔唁王今歌、王存劍,之後的事,一概不知。

王崇諒暗道,以盧若洋和孫榮的實力哪會有失蹤的道理,必定被大高手打殺了。

陳禪用幻術遮擋自己的身形,輕而易舉回到房間。

一進門,就看到趙健勇急的團團轉。

看到回來的陳禪如釋重負:「王姑娘剛剛來了,說是大王家的兩位副家主超出預料的已經到達泉城,讓咱們在房間里等待他們的見面。」

陳禪坐回沙發,找了個舒服的坐姿,慢慢說道:「我看到他們了。」

「啊呀!」

「來了不少高手。彷彿古時帝王出巡拱衛的臣子一樣,兩位副家主真是好大的排場吶。」

見了這麼多大勢力,論排場,大王家首屈一指。

趙健勇隨著陳禪回來心情大好:「魯州王家遲早會死在驕傲自滿上,哎,陳兄弟,單單是我這種人都能感受到大王家子弟高高在上,誰都不放在眼裡。嘿,隨在陳兄弟身邊見慣了大勢力,哪一家都不弱於大王家,乃至還強不少,也沒見人家自傲啊!」

他說的倒是實情。

趙健勇為陳禪換上新茶,笑道:「我打完電話回來一看房間沒人了,王姑娘來時,同樣在問陳兄弟去哪裡了。」

陳禪道:「有人想害謝鏡花,我去看了看誰有這麼大的膽子。」

趙健勇知道謝鏡花近乎相當於陳禪的逆鱗,有人害她,無異於觸怒陳禪。

並且明顯是比謝鏡花境界更高的人出手,不然,同輩相爭,以陳禪的性格斷然不會出手的。

唉?趙健勇模糊想起他看過一則新聞,此般保護小輩成長的修士叫什麼來著?

護道人!

對,就是護道人。

陳禪便是謝鏡花的護道人。

興許……興許也是趙木槿的護道人。

趙健勇暗搓搓想道。

「誰啊?膽子那麼大?」他問。

陳禪罕見的皺起了眉頭,搖搖頭:「三人的身份皆不一般。」

尤其是那輕靈女子的根腳讓陳禪看不清,好像是某種異獸修行而成人身,又彷彿半路轉魔修的修士。

總之很奇怪。

白衣僧人倒還好說,不修佛,但卻用佛法、念佛號,端的是佛門裡的異類。

餐廳老闆一身兼具魔修、鬼修兩種,是個狠茬子。

陳禪所見過的同時修鍊魔道、鬼道的修士,大都對兩道理解極為深刻,找准了共同點方才狠下心來一條路走到黑。

那餐廳老闆就是此等人物,單是露了一手,便鬼中藏魔,厲害的很。

另外三人身上皆帶著歲月殘留痕迹,證明不是這個時代的人。

只要能活下來,等到靈氣復甦的修士,無一位庸才。

北蔚 包括上次被陳禪打殺的那位錢家老祖。

能熔煉妖身,成就不人不妖的狀態,絕非一件易事。

「怎樣的不一般?」趙健勇忍俊不禁的追問。

問完就後悔了。

這種人,縱使陳禪說了,他可聽的明白?

陳禪笑道:「都是能當做我對手的高手,和那古山大妖、安平相差無幾,乃至隨著時間的推移,或許強上一些。」

這般說來就簡單易懂了。

趙健勇恍然大悟同時暗暗心驚,心道,還是在陳兄弟的身邊安全啊,外面真是處處兇險莫測,難怪陳兄弟一心保護一城百姓,我尚且如此,他們無財無勢,豈不是更慘?!

……

王崇諒和王崇解坐定。

詳細了解了王瀚等人到來泉城發生的一系列事。

王崇諒嘆聲道:「大王家合該有此大劫啊,自從這一代家主上任以來,任人唯親,自傲自大聽不見別人的勸說,放任家族裡的子弟腐敗,不管不顧,更是對我等同家兄弟狠心四處打壓。」

王崇解搖頭道:「是啊,我們兩兄弟就算躲了起來,仍然被他擔心的拽出來。家主大位我們兩兄弟根本不放在眼裡,我們一大把年紀了,壽數寥寥無幾,再爭來爭去的有何意思?遑論,這麼多年的積累,我們這脈的子弟早夠修鍊的了。」

兩人一談起家主的事,眾人登時皆不敢做聲了。

這不是他們能夠討論的。

王崇諒環視了一遍眾人的神情,莞爾一笑:「好了,這些事我們兩兄弟儘力擋在自家身前,不牽扯到你們。你們年輕一輩一定要好好修鍊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任務,我們這代人的任務已經快要完成了,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。」

王葳蕤知道此話是說給自己聽的,忙上前說道:「家主為大王家嘔心瀝血,實乃是我等年輕一輩的楷模。我等必定好好記下家主的囑託,一心修鍊,將來為大王家再立戰功。」

有了回應,王崇諒心滿意足的點頭。

王葳蕤年輕貌美,他們這些老傢伙都希望得到她的青春……

之所以說是『得到她的青春』,因為大王家的老傢伙中有個不成文的習慣,身居高位、手握重權,不僅喜歡享受隨手就能得到的奢華享受,還喜歡年輕漂亮的女孩子時刻陪伴身邊,從她們的身上,好似能返老還童一般。

特別自家內的女孩子,更讓老東西們心動,如此一來,他們會收穫一種禁忌的刺激感。

家主是這樣,王崇諒是這樣,王崇解亦是如此,包括王葳蕤的親爺爺……

家族內如果有老東西免俗,只能說是他的地位還不夠高。

「趙健勇、趙闕何在?兩人算是經歷了種種大事,葳蕤你去將兩人帶來。」王崇諒笑呵呵說道。

王瀚見王崇諒對王葳蕤這般曖昧,暗道不妙。

想來王崇諒老鬼,貪心王葳蕤的年輕和貌美,想將她帶在自己的身邊把玩。

那麼他的願望就落了一場空。

王葳蕤恭敬有加的頷首應道。

轉身去告訴陳禪兩人了。

她感受著盯在後背的目光。

一出了房間,雞皮疙瘩起了一聲,心中怒罵不知羞的老怪物!!!

腳步匆匆。

敲了敲陳禪的房門,聽見悅耳熟悉的聲音,王葳蕤心中的大石頭重重落地。

她適才來時,見陳禪並未身在房間,不知他去了哪裡,現在看到他回來了,心立時安穩了下來。

「先生,兩個老怪物要見你們。」王葳蕤惡寒道。

陳禪看著她道:「嬉笑怒罵皆文章、為人處世是修行。」

王葳蕤一愣,壓下心底的怨懟,大呼吸了幾口,道:「多謝先生教誨。」

「沒什麼教誨的,這般簡單的道理你自己也知道。不過是身在局中,不由自己罷了。」

「走吧,莫讓兩位副家主等急了。」

陳禪早就換上了『趙闕』小白臉模樣,出了門,又換上玩世不恭的神情。 她身子溫暖,鼻息之間全都是她清雅的香氣,竟然有些熟悉。

他略帶薄繭的大手扣在她的胳膊上,感受到掌心之下細膩的肌膚。

這觸感……也讓他熟悉。

他神情恍惚,竟然想到那一晚。

他第一反應是時清靈。

他不能對不起她。

他狠狠蹙眉,眸色瀰漫著痛苦。

理智和慾望不斷做著抗爭。

唐柒柒找准機會,用盡全身力氣,把他推開,逃跑一般的想要離去。

可是下床的時候不小心,腳底下崴了一下,瞬間鑽心刺骨的疼。

她想要再次起來,但腳踝疼得厲害,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。

她趴在地上,行動的非常緩慢。

她的目標是門口。

她要離開這兒。

「你很怕我嗎?」

他的聲音極其沙啞。

「你……你別過來,你已經有時清靈,我也和陸老師在一起了!」

當初那一晚是個錯誤,她不後悔,但如果再來一次的話,她絕對不會再發生一遍。

「你現在不用等到畢業,就可以和他在一起了,對不對?」

「是的……是的啊,我們現在就是男女朋友了。你別亂來,求求你了!」

「如果我亂來了呢?」

他眸色深沉,像打翻了濃墨一般,裡面藏著無盡的暗潮,像是黑夜中的海面,看似平靜實則洶湧。

他明明止住念頭的。

可她越是提陸昭,他就越是生氣。

「你從什麼時候喜歡陸昭的!」

他逼近,而她不斷朝後爬行。

她惶恐不安,畏懼的樣子盡收眼底。

  Enviar mensaje


Reportar este anuncio

Anuncios relacionados


Estadísticas

2292586 vistas

249203 anuncios

126610 usuarios

Síguenos